熱門小說 最強戰神 線上看-第429章 當朝霞與晚霞交織!展示

最強戰神
小說推薦最強戰神最强战神
斩炎可以积蓄星空之力?
林然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不可能!
虽然此刻他并没有随身携带着斩炎刀,可是,林然很确定,自己这把刀绝对没有那种“特异功能”!
在林然看来,这把刀只不过比普通的长刀要锋利一些,强度也要高一些,仅此而已!
他连所谓的星空之力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斩炎就已经可以吸收并凝聚这种力量了吗?
听起来怎么这么像……扯淡呢?
可是,看北晴居士的样子,这又绝对不是在说谎!
那清婉的容颜,配上清澈的目光,让人本能地信服她!
北晴居士把林然的表情尽收眼底。
两 界 搬运 工
很显然,她对林然的了解很透彻,也知道那把刀是在他的手上。
“如果这样的话……”林然摸了摸鼻子,尴尬地说道:“我是不是该拿着斩炎刀砍我自己试试?”
林然不禁想起了那个黑影念出的那句诗——斩炎劈开生死路,冥戒尽锁尘与土!
如果斩炎刀没什么特殊之处的话,名声怎么会如此响亮?这把刀里,到底还有着怎样的故事?
“也许,你还没有激发出这把刀的真正威力。”北晴居士微笑着说道,她似乎很笃定这一点。
“好,多谢居士提醒,我知道了,您早点休息。”林然说着,有些心事重重。
他不知道父亲把这把刀留给自己,究竟还有没有别的深意,难道说,自己这个当儿子的,也是老爹棋盘上的一颗棋子吗?
而就算斩炎刀里真的有星空之力,那么又该怎么将之激发出来呢?
林然真的很想把自己的老爸挖出来问一问——如果他没死的话。
“我再提醒你一句。”北晴居士望着面前的年轻脸庞,说道,“你的源力,本就是这世界上最特殊的东西。”
恋爱随意链接
林然闻言,身体轻轻一震。
…………
等林然告辞之后,北晴居士隔着窗户,看着那年轻的背影,清澈的目光随之消失不见,眼眸之中似乎带上了一线复杂之意。
随后,她轻轻叹了一声,关了灯。
房间里的光线迅速地暗了下来,只剩下了从窗户透进来的月光。
北晴居士借着月光,把自己额前的那一绺白发拉到了眼前,把头发末端在手指上缠绕着,随后道:“当年,若不是被斩炎刀里的星空之力误伤,我这一缕头发也不会白呢。”
说着,北晴居士的手轻轻捏住了一根发丝,随后便将其拽了下来。
那白色的头发,似乎和皎洁的月光相得益彰。
北晴居士的手指微微一用力。
那轻飘飘的长发,竟然在这一瞬间绷得笔直!
就像是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把头发变得坚硬了起来!
如果仔细观察地话,会发现,这一根头发的表面,并没有被任何源力包裹!
真是难以理解,北晴居士到底是如何做到这般的!
她垂眸看了看这根绷直了的头发,随后手指轻弹。
唰!
这一根笔直的头发便直接射出,穿过了窗子,在外面的一棵树上留下了一个微不可查的透明小孔!
不,确切的说,不仅是这棵树被穿透了,甚至连院墙之上,都留下了这样的空洞!
在接连穿透树木和院墙之后,这根头发又射出了老远,才终于失去了力道,变得柔软了起来,在夜风中飘飘荡荡,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一根头发而已,竟然犀利至此!
那北晴居士的实力到底在什么层级!
望着自己那根头发消失的方向,北晴居士轻轻地摇了摇头,眼中有着一抹微不可查的遗憾,她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
这时候,林然已经来到了鹤无双师徒所暂住的小院里了。
师徒两个分别住在两个房间,仇舞蝶由于伤势不轻,此刻已经早早睡下了。
而鹤无双则是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心情莫名有些忐忑。
她现在肯定不会认为林然是在吹牛了,毕竟,对方可能是个星辰级的超级大佬,修改功法肯定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然而,今天白天林然疗伤之时给鹤无双带来的感觉,让这个年轻漂亮的掌门内心之中又有那么一点警惕。
她一直是个低欲望的人,自认为不会为任何事情而着迷。
但是,林然的温暖源力,却给她带来了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也让鹤无双开始怀疑自己的意志力了。
有些东西,一旦尝过一次,真的就戒不掉了。
鹤无双看了看自己的源力池位置,那里虽然已经没有了林然的源力灌输,但是却似乎仍旧暖洋洋的——当然,这种温暖,大部分都是小仙鹤的心理作用。
这时候,门外响起了林然的声音。
“鹤掌门,睡了吗?”
“没……没睡。”鹤无双的思绪被打断了,随后连忙说道。
“好,那我进来了。”说着,林然推开了门。
鹤无双立刻想要撑着身子坐起来。
不过这一下,却牵动了她的骨骼伤势,让这漂亮妹子忍不住地皱了一下眉头,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的骨头伤势得静养,快躺着吧,不必起来。”林然说着,双手扶着鹤无双的肩膀与后背,将其缓缓放平。
这个动作很是轻柔。
“谢谢。”鹤无双说道。
“鹤掌门不必客气。”林然并不知道此刻人家姑娘心里面到底在琢磨些什么,说道,“接下来,你依照你们剑派的功法来运转源力,带着我的源力来感受一下你的功法路线,我才能找出需要修改之处,明白吗?”
神眼鉴定师
“我知道了。”鹤无双轻轻点头,眸光中完全没有半点冰冷之意,说道:“辛苦你了。”
林然把鹤无双俏脸之上的神情尽收眼底,微微一笑,说道:“这样才对,姑娘家家的,还是有点礼貌最好,整天维持着那倨傲的样子,当心以后嫁不出去。”
这种看似批评的话语,若是让以往的鹤无双听到,肯定会直接出言斥责,更严重的说不定都要直接拔剑了。
而现在,鹤无双却没有半点生气的感觉,她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说道:“是的,所以,这剑法真的很影响我的性格与心神,我与舞蝶虽说是师徒关系,但其实情同姐妹,我也不想看到她走上我的老路……呀!”
然而,话还没说完呢,仇舞蝶忽然发出了一声轻叫!
因为,林然已经伸出手来,把鹤无双的腰间带子解开了!
她今天穿的那件黑色长衫已经在之前疗伤之时被剪开了,此刻换上的是芙蓉庵里小尼姑们日常所穿的灰色衣服,这衣服并没有扣子,只是在腰间简单地系着一条腰带而已。
此刻,林然这么一解开,只是穿着白色背心的鹤无双便暴露在了林然的眼前。
嗯,就连这一件背心,都是问小尼姑借来的。
她今天疗伤之时所穿的那件纯白色的贴身衣物,因为沾了血迹和汗水,已经被鹤无双给丢掉了。
“疗伤所需,还请鹤掌门理解,别紧张。”对方的态度好起来了,林然现在的言语也变得很客气了,说道,“而且,你里面又不是没穿衣服。”
鹤无双确实是穿着一件背心,可是,由于缺少束缚,她感觉这白色背心不仅没有起到阻挡视线的作用,反而能够从某些方面更增添视觉冲击力。
而林然也低头顺势看了一眼。
由于房间里的灯光还挺足的,白色布料的透光性又比较好,所以,哪怕隔着背心,他也已经依稀看到了峰顶与晚霞。
以及……挡不住的山之边缘。
由于是躺着的,所以,这占地面积明显扩大了不少。
鹤无双也看到了林然的眼神,于是下意识地用双手掩住了胸口。
“鹤掌门若是不放心,我便关上灯好了,我不会趁人之危的。”林然说着,起身关上了灯,随后重新坐到了床边。
不知道鹤无双之前是出于什么原因,早早地就把窗帘给拉上了,所以,此刻房间里面一片漆黑,连月光都没有透进来。
似乎,什么都看不见了,整个房间也变得安静了许多。
在全黑的环境里,鹤无双莫名有点紧张,但是,一想到困扰自己多年的问题极有可能得到解决,而且,很快又能享受到林然那种温暖源力所带来的暖洋洋的感觉,鹤无双心中的期待感又随之而升起来了。
“我们开始吧。”林然说道。
话音未落,他的手掌心已经贴住了鹤无双的光洁肌肤、覆盖在了她的源力池位置。
一股股温暖的源力,开始汩汩涌出。
这一刻,鹤无双舒服地想要唱出来。
“运转剑法,引导我。”林然说道。
林然的话把鹤无双的状态拉了回来,她连忙答应道:“哦哦……好的。”
随后,她开始用自己的源力引导着林然,把自家门派的功法运转了好几遍。
神武 至尊
在这位超级强者面前,鹤无双就没想着敝帚自珍,根本不担心剑派的功法被林然学了去。
“果然,这剑法真是犀利。”林然感慨着说道,“当初创出这剑法的人,绝对是天纵之才,但是,这剑法戾气太重,只重攻击,却几乎放弃了防守,对身体副作用极大,不妥,不妥。”
鹤无双道:“我都还没有运转剑招,你就已经能看出问题来了吗?”
“是的,无需你演示剑招,从你的功法路线中,我就知道这些剑招该怎么发出来了。”林然说道,“来,我来告诉你,究竟是哪几个部分出了问题。”
鹤无双知道正题来了,立刻打起精神,说道:“好。”
黑暗中,两人细细研究,时间不知不觉地流逝,几个小时仿若一眨眼。
很快,东方便已经露出了鱼肚白。
林然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以他的强大,都累成这个样子,足可见这种精细的功法推导研究对他的消耗是多大!
而林然此刻的样子映在鹤无双的眼里,似乎让她的眼波更柔软了一些。
“呼,好了,总算是搞定了,以后就按照我们刚刚修改的功法来修习,应该就可以彻底避免所有的弊端了。”林然说着,缓缓把自己的源力从对方的体内撤出来。
这一夜,林然几乎把无双剑派的功法推倒重来,不仅变了招式,甚至连源力运转路线都改变了,使得这剑招不再那么地一往无前,而是首尾兼顾,攻守平衡,也不会影响练习者的心性。
至于练习者寿命缩短英年早逝的情况,则更是不会再发生了。
甚至,鹤无双还发现,这修改之后的功法,竟然有些暗合阴阳和合之道。
她真切地意识到了,什么叫做天才!
若是换做其他武学大师或是源力专家来修改这功法,可能十年八年都做不到!可林然只是用了短短地一夜,就将这功法修改的尽善尽美!
要是传出去的话,那些所谓的老前辈绝对能被气死!
“我觉得我该向你很认真地道个谢。”鹤无双收起了思绪,撑起了身体,缓缓站起来,随后,她的膝盖就要弯下去。
“不,鹤掌门,不必如此。”林然扶住了鹤无双,没让她跪下去,而是笑着开了句玩笑:“你要是想跪,以后有的是机会。”
“什么?”鹤无双没听懂。
“没什么,没什么,只是嘴欠开个不那么好笑的玩笑而已。”林然尴尬地笑了笑,“既然此间事了,我便告辞了,鹤掌门,保重。”
“这么着急要走?”鹤无双轻轻地吸了一口气,似乎是下了个决心,问道:“我们商量一件事,可以吗?”
“鹤掌门请讲。”
“你……以后可以不叫我鹤掌门吗?”鹤无双看着林然,眼光无比清澈,似乎能让人直接通过眼睛看到她的心底:“我可能比你大两三岁,你叫我鹤无双,或者无双姐,或者直接叫我无双,都可以。”
林然看着对方那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年轻的俏脸,笑道:“无双姐?就你这小丫头片子,还想让我叫姐姐?”
说着,他看了一眼鹤无双的白色背心,清晨的朝霞透过窗子,映在上面,和朦胧的粉色晚霞交织在一起,竟是有种美不胜收之感。
而这种美不胜收,又带着一股沉甸甸的视觉效果。
于是,林然咳嗽了两声,纠正了自己的说法:
“那啥,我在刚刚那句话里用的那个形容词,收回。”
——————
PS:又是第三更,又是一大章,老烈焰的满腔诚意也是沉甸甸的呢。

超棒的都市言情 最強戰神討論-第426章 拜見星辰大人!看書

最強戰神
小說推薦最強戰神最强战神
这个时候,苏菲独战七八个敌人,暂时无法脱身,而芙蓉庵剩余的尼姑们,则是在对付闻人雄健的其他手下。
所以,鹤无双和仇舞蝶师徒两个,已经陷入了极大的危机之中!
“混蛋,你一定会死……”
鹤无双喊着,想要把自己的手从闻人雄健的脚掌之下抽出来,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你的手这么好看,要是被我这样给碾碎了,岂不是太可惜了?”闻人雄健的脚掌在发着力,而鹤无双的纤手骨骼已经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手背更是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饶是如此,鹤无双也不开口求饶,她一口贝齿简直都要咬碎了,但是,眼神之中却满是倔强与坚强!
一旁的仇舞蝶也在挣扎着起身,想要给师父一些援助,可是她所受的内伤过重,挣扎了好几下,都没能从地上爬起来。
很显然,护体力量被生生打散的仇舞蝶,现在已经是连提剑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里没人能打过我,你的所有挣扎,都是在白费力气。”闻人雄健呵呵一笑:“不过,我还真是很喜欢你的这种劲儿,跟个小野马似的,呵呵,放心,我对如何驯服野马,最有心得了。”
说着,他蹲下了身子,用膝盖压着鹤无双的胳膊,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
“这小脸儿,长得可真漂亮呢。”
闻人雄健的眼光之中带着残忍的光芒,他的手随后缓缓下滑,碰到了鹤无双的喉咙。
“只要我轻轻一捏,你就上天堂了。”闻人雄健的手指在鹤无双的雪白脖颈上来回摩挲着,似乎是在好好把玩这精致的艺术品,“都到了这种时候了,你还不开口求饶?”
然而,如果真的求饶了,那可就不是鹤无双了。
这位剑派的年轻掌门低声说道:“我宁愿死,也不愿意被你凌-辱!”
“哈哈哈,你可真是太幼稚了!”闻人雄健的笑容很瘆人,他嘲讽地说道:“你真的以为,你死了之后,我就不会碰你的身体了?”
听了这话,鹤无双的娇-躯狠狠一颤!
“我不妨告诉你,到时候,不光我会凌-辱你,我还会让手底下的所有手下全部把你给轮上一遍,哈哈哈哈!我可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呢!”
作为女人,闻人雄健所描述的画面,是她绝对不愿意接受的事实!
一想到那些男人在自己的尸体上……鹤无双就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呕吐感!
“所以,认清现实吧。”
说话间,闻人雄健的手继续下滑,眼看着就要探进鹤无双的领口了!
由于此刻鹤无双是趴在地上的,因此,透过领口,闻人雄健已经看到了一些雪景。
“年纪不大,发育的倒还算是相当不错,今天的意外之喜可真是不少啊。”
闻人雄健认为自己已经赢定了,拿下芙蓉庵的这些小尼姑们,简直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然而,就在这一刻,情况忽然间变得不一样了!
他似乎是觉察到了某些不对,眉头陡然间皱了起来!立刻看向了后院!
在后院的某个厢房里,开始有强大的气息缓缓扩散了过来!
这一股气息的所过之处,似乎空气都开始变得浓稠如沼泽!
打斗渐渐停下来了。
因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股气息!
这气息缓缓蔓延,渐渐变得铺天盖地!
而闻人雄健的几个手下,在感受到这一股强大的气息之后,竟然本能的心生惶恐,战意全无!
那是一种面对食物链上更高的等级生物的恐惧感!
和这气息的主人相比 ,他们就是食物!是待宰的羔羊!
而那厢房里的人,必然是个顶级掠食者!
闻人雄健的手也从鹤无双的领口中抽了出来,他盯着厢房,难以置信地说道:“S级?这里竟然有S级?”
如果这里有S级的话,那还打什么打!直接掉头就跑好了!
这闻人雄健刚想起身,然而,这时候,后院那间厢房的门,忽然间打开了!
一个赤着上身的男人,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这一刻,鹤无双和仇舞蝶的眼睛里面,本能地升起了希望之光!
若是放在昨天,她们绝对不会想到,仅仅一夜之隔,这个男人竟会成为自己所期待的那个救世主!
“他好强……”鹤无双在心中喃喃说道。
而仇舞蝶这时候也终于意识到,林然昨天对自己是多么的手下留情,一时间,她眼里的光芒更加复杂。
苏菲看到了林然的状态,眉开眼笑,那眼睛弯成了月牙儿,颇为动人。
“这小子,好像又变帅了呢!这肌肉……啧啧,倾城有福了。”苏菲微笑着说道。
好像每次夸奖林然身体的每一处部位,她都得以“倾城有福”为结尾。
不知道这位漂亮师姐有没有想过,未来的某一天,她可能也会“身在福中”呢。
感慨了一句之后,苏菲的笑容猛然一收,直接飞起了一脚,重重地踢在了身前的一个男人的裤裆位置!
“啊!”
这个凶徒控制不住地发出了一声惨叫,双膝一软,当即就要跪下!
然而,这一刻,苏菲的手陡然间捏住了他的脖子!
咔嚓一声!此人的喉咙直接被捏碎了!脑袋耷拉向一旁,随后栽倒在地!
林然已经朝着这边缓缓走来。
每走一步,他身上的气势就升腾一分!
空气似乎都被林然给凝聚了起来,在他的头顶上空几米处形成了无形的气流漩涡!
林然所过之处,所有的落叶与灰尘,全部被带着围着他旋转了起来!
这每一步都在凝聚着杀气,每一步都给人带来了遮云蔽日的错觉!
这画面,就像是……魔神归来!
“这……这真的是S级吗?”闻人雄健的心中涌出了浓浓的不可思议之感!
在场只有他是半步S级,也只有他最了解真正的S级是什么样的,可是,林然此刻所展现出来的气场,真的是S级所能够拥有的吗?
这闻人雄健想要迈动双腿,可是,他的两条腿跟灌了铅似的,压根抬都抬不起来!
“该死!”闻人雄健努力调动自己体内的源力,然而,平日里如臂使指的源力,此刻也根本不听指挥了!运转起来简直是滞涩无比!
不光是闻人雄健,在场的那些人,也同样从未见过这样的气场压制!
早安,车神大人!
“是谁在芙蓉庵闹事?”
林然的冰冷声音从规模庞大的旋风中传出来。
他只是开口说了一句话而已,似乎周遭的温度就下降了好几度!
闻人雄健的手下,还有那些芙蓉庵的小尼姑们,一个个都控制不住地打了寒颤!
林然的目光如炬,缓缓扫过全场。
凡是和他对视的人,每一个都感觉到自己的眼球在刺痛!
“是你,是么?”
林然看到了闻人雄健,自然一眼就看穿了,这个身如黑熊的男人,是这里的最强武者!
而那来自于无双剑派的并蒂莲,则是双双吐血倒地,伤势极重!
下一秒,林然的目光变冷了!
他又往前迈了一大步!
这明明是很简单的步法,可却宛若瞬移一般,直接来到了闻人雄健的身前!
后者被这种强烈的气势锁定住了,想要逃跑,却根本做不到!
“敢打伤我朋友,活得不耐烦了吗?”
林然伸出手来,放在了闻人雄健的肩膀之上!
后者只感觉到了一股堪称磅礴的力量,从林然的手里面缓缓透出!
这一股力量太庞大了,大到了让闻人雄健压根生不出任何的抵抗之心!更不可能做出任何反抗的举动!
林然所释放出来的力量并不是暴烈输出的,但却几乎在瞬间贯穿了闻人雄健的全身!
刚刚还凶狂狠辣的后者,此刻清楚地听到了自己身体的每一处骨骼都发出了咯吱咯吱的挤压声响!
闻人雄健的双眼之中满是血丝,周身青筋暴起,他已经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了!
紫兰幽幽 小说
下一秒,他的膝盖一软,还没来得及跪在地上,脚部位置就传来了清晰的骨裂之声!
随后,他的脚掌炸开!
紧接着,脚踝炸开!
然后是小腿,膝盖,大腿!
砰砰砰砰砰!
一声声闷响,犹如雷霆和霹雳!
以闻人雄健那强悍的半步S级身体,却根本承受不住这么磅礴的源力灌输!
这种战斗方式,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下一秒,他的小腹也炸开了,紧着着是上半身!
闻人雄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一步步化为血肉碎渣!
最后,他的脖颈与脑袋,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力量了!
无数的鲜血与脑浆,开始从他的眼耳口鼻中流出来!那场景看起来极为骇人!他的双眼也渐渐变得无神了!
不过,这种情况并未持续几秒钟,就听到“砰”地一声巨响!
闻人雄健的整个脑袋就像是炸开了的西瓜!
然而,这些炸出来的血肉与碎骨,并未沾到林然的身体,全部都被环绕他身周的剧烈旋风给带走了!
除了林然的气场所掀起的旋风声之外,现场一片寂静,很多人都是瞠目结舌!
因为,林然所展现出来的战斗方式,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认知了!
一个半步S级的高手,就被林然这么按了一下肩膀,然后就……死了?
甚至,这种死亡,都没让闻人雄健留下什么痕迹!
因为,他的每一块碎骨、每一块肉、每一滴血,都被那些旋风裹挟着,吹向远方!
林然开始缓缓地把自身的气势给收了起来。
众人随之感觉到身体一轻,那股窒息的压迫感终于消失了。
这一刻,天空仿若云开雾散,那些旋风也无影无踪了!
在场的那些人,仿若都做了一场很真实的梦!
“快跑!”
这时候,一个闻人雄健的手下喊了一声!
此刻,他带来的那十几个精锐,只有七八个还能站着的了!而林然撤去了气场压迫,他们终于能动弹了!
听到这声音,这七八个人立刻迈步朝远处奔逃!
然而,一道声音忽然传入了他们的耳中。
“哪里走?”
林然说着,大臂在身前一甩,双手十指一弹!
从他的每一根手指上,都有一颗星星被弹射出来!
卡门之星!
此刻,这卡门之星前所未有的凝练!光芒闪耀到了刺眼的程度,宛若真正的彗星!甚至还拖着彗尾!
漂亮之极!
这些星星的速度太快了,几乎是在发出的瞬间,便来到了那些逃亡者的脑后!
砰砰砰!
这些人的脑袋被命中,一个接着一个的爆开!
七八个无头的尸身, 一个接着一个地栽倒!
苏菲看着林然,眼睛里已经涌动着无比动人的神采,她轻声说道:“这就是星辰吗?”
而一旁的云别师太已经双手合十,双膝跪地,喊道:
“芙蓉庵,拜见星辰大人!感谢大人的救命之恩!”
其余的尼姑们也纷纷跪倒在地,齐声喊道:“拜见星辰大人!”
这充满了敬意的声音回荡在天空之下,久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