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之混世小魔王-第三百七十章 除夕夜話鑒賞

大唐之混世小魔王
小說推薦大唐之混世小魔王大唐之混世小魔王
转眼间就到了除夕,程处默给每个战士除了军饷外还额外的发了五两银子,属于襄阳本地的放假三天,回家和家人一起过年,初三后归队。
外地的全部留在军营里,每人赏赐十两银子,同样也是休息三天,初四开始正常训练,这个旨意一颁布,让将士们欢呼雀跃,甚至,还有许多襄阳本地的也留了下来。
除夕开了一场晚会,由黄飞主持,至于主持能力,全部是程处默提前教给他的。本来,程处默想要亲自主持的,可被黄蓉阻止了,大家也是一致反对。
他们认为,程处默已经是当皇帝的人了,乃是真命天子、九五至尊,怎么可能随便去和战士们打成一片,这样没有了威信,以后又如何服众。
程处默也感觉他们说的有道理,假如,真的一天到晚和战士们嘻嘻哈哈的,到时候,一旦严肃点,他们就会认为你不近人情。
前世他看到过一个故事,两个同事在同一个公司上班,关系也是非常的好,而这个公司每个会发鸡蛋。
同事甲一家人都不吃鸡蛋,就把鸡蛋给了同事乙,一直持续了两年之久。又有一次发鸡蛋,这次,同事甲把鸡蛋给了同事丙。
这下,惹怒了同事乙,跑过来质问同事甲为什么不把鸡蛋给他,甚至,还骂了许多难听的言语,从此以后,他们俩变成了仇人。
程处默想想这也是同样的道理,他现在也终于明白了,古代皇帝没有朋友的真正原因,他做不到如此,只能尽量克制自己。
他也上台唱了几首后世改编的爱国歌曲,战士们也唱了好几首军歌,包括《精忠报国》在内。这些都是程处默教授的,好的歌曲能提升士气和胆量。
他不但教授歌曲,还做了象棋、军棋、桌球、篮球等娱乐、竞技项目,下一步打算搞排球和足球,既可以训练团队合作的默契度,又可以增强智力和体力。
这场晚会,甚至远在京城的洪七公和谢国明都赶了过来,洪七公到无所谓,无儿无女,早就把郭靖、黄蓉当成了自己的子女。
谢国明可是上有老下有小,他本身比郭靖大了两岁,而且,十六岁就结婚了,现在已经有两儿一女了。
这次,没有留在家里陪家里人过年,一方面是想念这位皇帝大哥,另一方面,家里人都是非常的支持他过来。
因为,他的家人都认为,没有这个结拜大哥,谢国明再努力也是一个下九流的商人,根本不可能当官,更何况还是从一品的商务部部长。
而谢国明打心里也是尊敬自己这位大哥,也是他这一生最值得骄傲的事,逢人就说,自己如何认识皇帝大哥的。
“国明,这个压岁钱是我想出来的,凡是孩子们没有达到十六岁的,每年过年都有,这个我给侄儿、侄女的一点心意。”程处默说道。
“谢谢皇上赏赐!”谢国明立即起身行礼道。
“好了,好了,今天是除夕,而这里都是自己人,俗礼就免了,叫我大哥好了,工作进展顺利吗?”程处默说道。
“是,大哥,工作刚开始比较生疏,现在已经能正常运行了。”谢国明说道。
唯有分别才是人生!
“那就好,你要尽快熟练的掌握手上的工作,还要把银行创办起来。”程处默说道。
なまでまな!! (ゲゲゲの鬼太郎)
“大哥,什么是银行?有个银字,是不是跟钱财有关?”谢国明问道。
娇宠田园:农门丑妻太惹火 独步阑珊
“聪明,银行就是现在的钱庄更高级的那种,具体的方案和流程,我已经以文字的形式写好了,你回去的时候带回去研究。
虽然,你没有在战场上冲锋陷阵,但是,你的功劳不比他们差。打仗打的无非就是财富和国力。
这么多人的军饷,吃喝穿住,武器装备等等,这些都是要金钱铺垫的,只有拥有了强大的财富,才能养出更多的精兵强将。”程处默说道。
“大哥,我记住了,我会把所有的事情做好的,绝对不会给您丢脸的,太白楼已经在全国开了二十五家,明年打算再开一百家。”谢国明说道。
“这个你看着办,但账目要算清楚了,不要辛苦了这么久,都被人给私吞了。还有,你现在也算是人间的财神,以后,过你手的金钱无数。
你千万别让金钱蒙蔽了心智,假如,到时候让人发现了你贪污受贿等龌龊事,那就别怪大哥翻脸不认人。正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非量产型穿越
国法无情,任何人都不能逃脱,包括我自己,如果,人人都贪赃枉法、徇私舞弊,那这个国家就跟宋国一样没的救了。”程处默说道。
“大哥,您放心吧!我不会让您失望的,如果我以后做了您所说的任何事情,您就直接砍下我的脑袋,我无怨无悔。”谢国明说道。
“本来,今天是除夕夜,大家应该开开心心的过年,不应该谈这种伤感情的事,可是,现在国难当头,我也必须亲自在这里主持。
我们也很难见上一面,所以,只能先给你敲下警钟,免得你到时候犯迷糊了。人有时候往往有些成就了,就会骄傲自大,目中无人,认为天老大,他老二,最终走向了灭亡。
我给大家讲个故事:有一个国家,一个皇帝的四儿子,他有一个忠心耿耿的家将,皇帝有十四个儿子,而这个四王子表现优秀,最终当上了皇帝。
他当上皇帝后,就开始重用这个家将,封他为正一品的大将军王镇守西北,抵御蛮夷。可是,这个家将开始骄傲放纵了,在大西北作威作福,搞一言堂。
谁敢反对他,直接被他杀掉,成了独霸一方的王,有人就把他告到了皇帝那里,皇帝知道了此事后,就下圣旨想把他召回来。
第一道圣旨,他竟然抗旨了,连下三道圣旨后,他顶不住压力回来了。可是,就在他面见皇帝的时候,竟然不行礼,理由是盔甲在身,不便行礼。
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让皇帝下不了台,有人又参他许多罪行,皇帝只能把他降为知府,可是,他上任知府后,还不知悔改,仍旧我行我素、肆意妄为。
皇帝再次把他降为城门守将,他还是如此,朋友劝说也没用,最后降为了城门口扫地,可他竟然穿着御赐的黄马褂扫地。
黄马褂乃是他们国家皇家的权威,你一个扫地的穿在身上,就是在污辱皇家,很多人就参他,皇帝没有办法,只能赐死于他。”程处默说道。
“这个家将真的不是个东西,皇帝如此对他,他不但不懂得感恩,还处处跟皇帝作对,杀的好,这种人早就该杀了。”黄药师说道。
“药师兄说的对,这种目无君上的小人,根本不值得同情,这个皇帝已经够仁慈了,如果换成我,从大西北招回来就杀了。”洪七公说道。
“两位丞相说的对,这个人真的太无知了,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的权力是谁给的?这种人杀个一千次也死不足惜。”谢国明说道。
“有句话叫,老天要你灭亡,必先让你疯狂。人一旦迷失了自我,那离死期已经不远了。”程处默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