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忘掉自己的人們 ptt-第69章分享

忘掉自己的人們
小說推薦忘掉自己的人們忘掉自己的人们
龚宇被惊醒,使劲儿摇摇头,极力使自己从梦境中醒来,但他宁愿自己在做梦,可无奈又回到现实,看见海英和安华、晓晓急切的样子,问道:“什么?一个病人跑了?!怎么搞的?这个病人是谁?”
安华说:“是今天下午刚刚送来的一个小伙子,叫周六一。住在2楼病房。”
龚宇凭着医生的职业敏感立刻问道:“他的病情怎样?”
紅樓春 屋外風吹涼
安华说:“已经排除疑似,确诊是非典,但是除了发烧,病情还没出现恶化迹象。”
刘海英听了吸了一口气,问道:“他是怎么跑的?”
安华说:“他去上厕所,后来就不见了!”
龚宇想到,这个病人如果跑出医院,不知有多少人被感染,谁也承受不起,焦急地说:“马上去找!”
刘海英对安华说:“安华,你去通知所有医护到每个房间、楼道去找。”
龚宇嘱咐郑晓晓说说:“晓晓,你和值班护士监守病房,注意别惊动病人。”几个人纷纷跑出办公室。
葉之凡 小說
龚宇拿起电话向院长和保卫处报告了情况,也跑了出去。
在病房,杨大奎正要睡觉,方辉还在看电视。
刘海英推门闯进,看了一眼又匆匆离去。
方辉疑惑地问杨大奎:“护士长怎么了?”
杨大奎打了个哈欠,说:“八成是找错门了,睡觉。”
一位护士走进来送药,对方辉说:“该休息了,这是你们明天早晨的药。”
方辉问护士:“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护士说:“一个病人不见了,正在全楼紧急搜查哪!”
方辉闻听,一下子坐起来对杨大奎说:“大奎,别睡了。”
杨大奎问:“干什么?”
方辉说:“帮着找人啊!”
二人戴好口罩迅速下地,要往外走,被护士拦住,说:“你们是病人,不能去!”
方辉说:“我们没事,有抗体了!”
护士没拦住他们,也跟着方辉和杨大奎跑了出去。
在楼梯口,龚宇和刘海英急速地从楼上走下来,刘海英分析说:“四楼是重症区,出入控制严格,他不会到那里去。三楼也没有,一楼有保安,他不可能从那里出去,还是从二楼跑的可能性比较大。”
方辉和杨大奎刚爬上楼梯,正好和龚宇、刘海英打了个照面。
龚宇一见他俩,顿时就急了,说:“谁让你们到处乱跑的?!”
方辉说:“我们听说跑了一个病人,出来帮助找找。”
杨大奎跟着说:“就是,多一个人多一双眼睛。”
刘海英耐心地劝他们说:“你们的病还没好,你们的任务是养病。”
龚宇对他的妹夫说:“方辉,你们马上给我回去,上床休息!”
方辉说哀求着说:“姐夫,我们没事儿,现在已经好了,就让我们帮帮你们吧。”
杨大奎也说:“龚医生,护士长,你们太辛苦了,就让我们出把力吧!”
龚宇没有时间跟他们理论,一边急匆匆地走,一边说:“不行,你们马上给我回去。”
二人只好回到病房。
龚宇和刘海英来到203病房。病房里住着6个病人,其中一张床空着。
刘海英说:“周六一就是住这个病房。”
龚宇马上说:“上厕所看看去。”
龚宇和海英走进男厕所,看见厕所窗子开着,龚宇问:“厕所的窗户怎么开着?”
刘海英说:“为了通风。”
龚宇问:“病人会不会从窗户逃跑?”
刘海英说:“这是二楼,他不可能跳下去。”
方辉把头探出窗外,只见窗外一根下水管子通到地下,旁边还有一个绳子拴在窗子上。窗外就是大街。
龚宇对刘海英说说:“你看,他是从这儿逃跑的……”
恋上折翼的天鹅(禾林漫画)
刘海英探出头去一看,说:“糟糕!”
龚宇说:“得马上向院长报告!”
病人逃跑的消息很快传到防治非典指挥部。市长王岭、市公安局长、市铁路局长都来了,他们和王卉在会议室,听取龚颖汇报。
龚颖匆匆赶来,还没落座,就汇报说:“逃跑的病人叫周六一,男,23岁,山西运城人,是1名厨师。他是乘321次列车于今天下午1点零5分进入本市的,在火车站被查出正在发高烧,体温37度9,被我们送到铁路医院流观、检查,初步确认是非典感染者,现在正是病毒传播的时间窗口。我们对他进行了流行病学调查,除了列车上的人和医院医护人员外,他在本市没有和其他人接触过。”
市长王岭问道:“他到本市的目的是什么?”
龚颖回答说:“据他说是来看女朋友。”
公安局长以他的职业习惯提问道:“她女朋友叫什么?是干什么的?住在什么地方?”听那口气像是在审犯人。
龚颖回答道:“他不肯告诉我们,考虑他们之间没有接触史,为了尊重他的隐私权,我们没有再追问。”
王卉敏感地判断说:“他逃跑的目的有可能是去看女朋友,我们必须迅速找到她女朋友。”
公安局长放下手里的铅笔,拍着胸脯说:“我们可以同运城联系,查到他女朋友的下落……”
王卉摇摇头,说:“恐怕来不及了。”以她的计算,等找到他女朋友,这个周六一路上不知已经接触多少人,如果不能马上找到他,后果不堪设想。
市长王岭紧锁眉头,出了一身冷汗,立即拍板说:“公安、铁路立即行动,全市查找,堵住所有出口!”
王卉接过市长王岭的话,说:“同时马上在电视台、广播电台和互联网发布消息,提请全市人民注意,及时提供线索。”
市长王岭又发出指示说:“120紧急待命!”
刺客
随着这声令下,全市立即行动起来,急促的警车出动的声音在城市上空回响。
此时,街上一个行人也没有,周六一穿着医院的病号服,戴着口罩,贴着墙根,在路灯的阴影中,迅速潜行。
街上店铺已经关门。他路过一个小铺,小铺开着窗户,店主人是一个老头,他戴着老花镜正在看报纸。周六一走过去操着山西口音问道:“大爷,请问京海市艺术学校咋走?”
老者摘下眼镜,疑惑地探出头看了看他,心想,这大半夜的,一定不是好人,于是摇摇头,恐慌地关上了窗户。
这时,电视里传出播音员的声音:“现在播送重要通知:一名来自山西运城的非典患者于今晚从我市铁路医院走失,该患者叫周六一,男、23岁,平头,穿着医院的病号服……”
老人看着电视,想起来刚才看见的那个可疑的人,连忙跑出门外,向街道上了望。街道上夜雾弥漫,在路灯照耀下显得十分寂静,看不到一个人影。老人赶紧回到屋里,拿起电话拨打陈子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