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離開了幽村,沒人和我說話 孫大魚-該來未來閲讀

離開了幽村,沒人和我說話
小說推薦離開了幽村,沒人和我說話离开了幽村,没人和我说话
林南风看着两个人离去的背影,突然感觉到胸口处有什么东西碎了,碎的彻彻底底。
这还是那个小鹿一样只把自己当大树依靠的女儿么?这还是无时无刻都缠着自己说要陪在自己身边一辈子的小女儿么?
自己的骨血,自己一生的寄望,就,就这么像一个彩色的泡泡,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毫不客气的尖锐钢针狠狠的扎破。
是谁让她突然变成了这样?自己含辛茹苦养起来的小花朵,不但被人连根拔起带走,还要让小花当着自己的面把花盆摔烂踩几脚。
宋思玉!一定是宋思玉!
在林南风的心里,女儿林可婵就是他的一切,他的生命。
谁要是想把林可婵从他身边带走,谁就是要他的命。
现在宋思玉就是来要他命的那个人,那我还会和你客气么?
管家轻轻推开沉重的木门,进来打算说点什么,看到满地的瓷杯碎片,他也明白了刚才老爷父女肯定是不欢而散,他一面收拾着地上的碎片一面言道:“老爷,刚才看着小姐怒气冲冲的离去,是不是没谈好?要不要我再去找小姐谈谈,您也别太生气了,小姐的脾气您也是了解的,她就是容易受人蛊惑。”
林南风背着手在厅堂里踱着步,紧缩眉头,怒气值还是拉满的。
管家继续说道:“老爷,依我拙见,这个宋思玉可留不得了,先不说他来的蹊跷,就在咱们村族,您且不闻已经是传言纷纷了么?”
林南风道:“哦?传言?什么传言?”
管家道:“小姐哪里是还阳?分明是被阴邪附体了,那天天降红雪,悬桥断落,就不是什么好兆头,幽村多年太平,自从小姐还阳以来,怪事频繁,长此以往,恐怕幽村就难无宁日了。”
林南风凛然道:“我自有主张。”
管家收拾利索屋子,安静退出,林南风示意把门关好,厅堂里的阳光一下子黯然了许多,此时间,时光静谧,岁月无声。
這個
刚才小女儿丝毫不退让的神情让林南风有点不可思议。
我们之间,究竟是谁错了呢?
不,我没有错,错的是你们,是你们每个人。
女儿啊,我会让你回心转意的,再怎么说,这里,才是你的家,而我,才是你的家人。
这个冬天林南风去村边那几间破屋找林可婵聊了很多次。
每次都是不欢而散。
林可婵心意已决,非宋思玉不嫁,任谁也不能阻止。
林南风的心意却比林可婵还决,想嫁宋思玉,门儿也没有。
其实在林南风心里,林可婵不是不能嫁宋思玉,而是谁也不能嫁。
林可婵是林南风的,也只能是林南风的。
父女两个就在这一次又一次的闹僵之间,冬雪融化,明春来临。
幽村的春天,优雅静暖。那些年,每到春天的时候,林南风都会带着林可婵踏青游玩。
今年的这个春,却延续了凛冬瑟瑟的寒意,幽村再无春色。
开春的时候,管家捎给林南风一个很坏的消息。
林可婵要和宋思玉私奔了,而且林可婵已经有了身孕。
林南风听到这个消息,终于彻底的崩溃了。
这一个寒冬的妥协,这一个寒冬的希望,终于在这个消息面前轰然坍塌。
老林在书房里一声一声的喊着为什么,连摔带砸,把墙上挂着一副又一副林可婵的画像全扯下来,撕碎!
全都破坏掉!
想私奔?女儿啊女儿,你果然就这样狠心,为了一个男人真的要抛弃你的父亲了。
林南风对林可婵已然不仅仅是一种父亲对女儿的单纯的感觉了。
爱到了极点,就绝对不允许有丝毫的背叛。
由爱升华成的恨,是最可怕的。
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
我得不到的,我就会毁掉。
你无情也就别怪为父我不义了,谁也别想好。
林南风脸上的表情如刀锋一样锋利。
黄昏的时候,林南风一个人去了祠堂。
他给各位先祖依次上了香,然后把林家族谱拿出来,里面有一页写的是林家家法。
林家若有女眷偭规越矩不守妇道辱没门风者,幽村之秤戮之。
林南风一字一句的念,声音都有点发抖。
莫非我林南风还要动用一次幽村之秤么?
林南风眼前闪现出宋思玉和林可婵亲密的身影。
我林南风对不起先祖,出了此等孽障,家法森森,林南风,你想违背么?你违背的起么?你有脸面去见你的列祖列宗么?
林可婵和宋思玉终究还是没有离开幽村。
毕竟在幽村,林南风还是可以只手遮天的。
林可婵本来先逃跑了一步,林南风派人追赶,下的死命令就是无论如何也要把人给追回来。
而宋思玉,林南风更是丝毫没有客气,先是一顿毒打,然后给关了起来。
林可婵也很快就给抓回来。
故事讲诉到这,应该告一段落,宋思玉终于不再说话,而是靠着大树坐下下去。
我知道,下面发生的就是我曾经看见过的那一幕。那一场血腥异常泯灭人性的乡野私刑。我后来也给夜童讲述过的一段不愿意说起第二次的悲惨,夜童听到浑身战栗,泪流满面。
林南风果然动用了幽村之秤。
爱之深,恨之切,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