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逆天丹帝 愛下-第2918章,輪迴使者展示

逆天丹帝
小說推薦逆天丹帝逆天丹帝
一股庞大的魂力碾压而来,在数亿冤魂的压迫之下,神魂塔发出“嗡嗡”的声音,像是要撕裂一般。
“啊!”
一声痛苦的嘶吼,易阡陌全身都抽搐了起来。
神魂塔感受到的压力,直接传导到了他的肉身,这种痛苦是远超过肉身的痛苦的,那感觉就像神魂身处于磨盘之下,被不断的碾压,一次次的反反复复。
更可怕的是,无数的冤魂冲着他的神魂塔而来,若是让神魂侵入到神魂塔内,他将彻底魂飞魄散。
可阿斯玛却发现,易阡陌竟然在这个时刻,都没有打开天灾伞,甚至连龙魂都没有去护持神魂塔。
而是任由那些冤魂朝着他的神魂塔冲去。
“你疯了吧,快打开天灾伞!”
阿斯玛提醒道。
可易阡陌却没有任何反应,反到是笑着回道:“如果打开天灾伞,就没有机会了!”
“什么狗屁机会,你不要命了吗?”
阿斯玛说道。
“要啊!”
易阡陌说道,“可是,人自生下来的那一刻起,便是要走向死亡的,只不过时间早晚而已!”
阿斯玛立时沉默了,也不再多言。
冤魂很快侵蚀入神魂塔,在易阡陌完全不抵抗的情况下,整个无数的冤魂涌入了他的神魂塔当中。
GURABURU JOSHI 2
而易阡陌的肉身也开始颤抖了起来,神魂塔传递来的痛楚,侵蚀着他身体的每一处,这是一场意志的较量。
禁欲总裁,真能干!
易阡陌确实是怕死的,他也不是故意不抵抗的,只是他知道,抵抗没有任何用处,而一旦进行防守,那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所以,他只能拼命赌一把!
眼看着神魂塔被密密麻麻的冤魂侵蚀,就在这时,一道光忽然从神魂塔中闪现而出。
紧随着就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
当所有的光芒汇聚在一处,黑色的神魂塔,竟然变成了白色,这光虽然有些刺眼,可照在身上,就像初晨的阳光一般,温暖和煦。
那些疯狂的冤魂,竟在这一刻,再一次安静了下来,当这光照耀到他们的魂魄之中时,那一张张狰狞的脸庞,也随之平复下来。
光穿透了一个个魂魄,驱散了他们身体中的怨气,并不断的穿透其它的魂魄,并不断的蔓延。
原本黑色的魂魄,在这一刻,竟然恢复了本来面目,在光的作用下,它们的身体竟然也发出了光。
就在这时,让阿斯玛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些被驱散怨气的魂魄,竟然朝着易阡陌拱手一礼,齐声道:“多谢道友!”
哪怕是海妖的魂魄,也在这一刻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嘶吼,像是回应他们一般,易阡陌身周的十大龙魂,也随之发出一声声的龙吟。
農家異能棄婦 小說
阿斯玛觉得奇怪,他的目光洞穿了漆黑的神魂塔,随之在神魂塔的内部,看到了一道道的光影,那是一个个纯净的魂魄。
他们坐在神魂塔当中的空间内,盘膝而坐,像是在修行,又像是在等待着什么降临。
“原来如此!”
在这些光影中,阿斯玛感觉到了强烈的压迫感。
就像在琉璃岛上,他不敢出现,那是因为琉璃岛上的一切气息,都会带给他强烈的压迫感。
在那个人人充满正气的世界里,他的力量发挥不出分毫来。
但他没想到,一向杀伐果决的易阡陌,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用这种手段来安抚这些怨气腾腾的魂魄。
他更没想到,易阡陌竟然成功了。
这一刻,阿斯玛再也不觉得眼前的少年,是曾经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因为在他的身上,他感觉到了一股远超肉身力量的终极力量。
随着光不断的辐射过去,周围的魂魄全部清醒了过来,并不断的蔓延到四周,原本怨气滔天的空间,也随着魂魄的清晰,变成了一片霞光照耀的世界。
而在祭台之上。
原本盘膝而坐的数百名元老忽然挣扎了起来,就像受到了火焰的灼烧一样,几个元老甚至疼的在地上打起了滚。
为首的元老脸色一变,乌黑的眸子中,杀气一闪,道:“该死的龙族,竟敢坏吾等好事!”
他一招手,数名元老离开了祭台,钻入了黑肉中消失不见,紧随着他的手落下,庞大的规则之力注入到祭台之上。
原本乌黑的祭台,忽然闪现出了血光,这血光汇聚成了一个古老的阵纹,将剩余的元老全都包裹在其中。
刚刚还痛苦不堪的元老们脸色立即恢复了正常,随之回到了阵位上……
三名钻入到黑肉当中的元老,则朝着核心处易阡陌疾驰而去,似乎是准备直接斩杀掉易阡陌,以绝后患。
同一时间,长生殿,轮回司!
轮回司乃是负责掌控三千世界众生的轮回,而在轮回司当中,有一处空间,像是银河一般,密布着无数的星辰。
这就是轮回司禁地,轮回之地,而那空间内的星辰,每一颗都代表着一个生命的魂魄。
但也就在这时,其中的一大片区域,忽然间变得暗淡无光,随之消失不见。
负责看守此地的轮回使者脸色顿时一变,随即开始查探。
在轮回之地经常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但也不会是一大片的星辰消失,最多也就是偶尔的一两颗,那是使用了命运原石,绕过了轮回司进行轮回的修士。
但眼下忽然的一大片,就有些奇怪了,而轮回使者仔细查看,却发现根本没有任何的痕迹。
而在此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也是无从查起,无奈之下,掌管此地的轮回使只能将事情上报上去,层层的递增,终于到了轮回司的最高掌控者手中。
当看完玉简的内容时,这位最高掌控者,却只是微微皱眉,竟然将玉简捏了个粉碎。
“怎么回事?”
“我们小看了他,他比我们想象的更强!”
“你是说……他已经掌控了那种能力?”
“掌控?或许用觉醒更合适!”
“若真是如此,确实只有觉醒才能够形容,此事不上报永恒司吗?此前的所做所为,已经引起了注意,再这么下去……”
“总不能不管吧,只希望这小子能够快一点,莫辜负了我对他的期望。”
那人微微一笑,若是易阡陌在此,定会觉得这个笑容十分的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