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醫武鉅商 起點-第309章:天會收他們的

醫武鉅商
小說推薦醫武鉅商医武巨商
车子在东头村走了一个来回,张文武什么都没发现,但他肯定盲肠一定安排了睇水看风的人,那家伙是一个老江湖了,现在逃命的关键时候,怎么可能不设哨位呢。
没发现哨位,又不敢轻举妄动,张文武只有远远看着黑暗中盲肠藏身的那座房子挥拳头,嘴里喃喃自语不知道说啥。
天籁之声的天使
“张保安,有个好消息。”走一边接电话的候美凤悄悄靠过来说。
“和村子里的人联系上了?”张文武说。
“是,一个在港城做小生意的老板就是这个村子的,他说曾被盲肠欺负过,所以愿意帮忙。但是,我和他并不认识,不敢保证他是不是可靠。”候美凤说。
“他义务帮忙?”张文武说。
“不,他要钱,他要十万。”候美凤愤愤的说道。
万能手机
“他不是被盲肠欺负过吗?”张文武笑说。
“唉,这王八蛋说了,如果对付的不是盲肠,他要二十万。”
“呵呵,也就是说,在他眼里,盲肠的命只值十万块?他也太给这王八面子了吧,我觉得那王八的狗命不值一文。”
“要不要……。”
“他人呢?”
“正在往这里赶,很快就到。”
“很好,如果他能让我顺利拿住盲肠十万给他。”
半小时后,候美凤的人带来一个长得跟香江那个胖导演差不多样子的男人,三十多岁的样子,一双小眼半开半合,脸上总是挂着一副不知所谓的笑脸。
“你叫老十三?”张文武看了他一眼说。
“我在东头村姓郑的人里排第十三,所以他们都叫我十三,我知道在外省,十三是骂人的,但我没所谓,有时候人傻有福,太聪明的人通常命都不长。”郑十三笑说。
“呵呵,老十三你和盲肠有仇?”张文武说。
“我一个普通生意人,只要不是妨碍我赚钱的,都不是仇,但盲肠那王八蛋,竟然要我交三倍的保护费……。”
“那么恨他,干嘛还要收我钱?”
净无痕 小说
“呵呵,恨归恨,但有赚钱的机会,我怎么可能放过呢?”
“他妈的,你真是钻钱眼去了。行,钱我给你,但你得告诉我,怎样帮我接近那房子而不惊动他们。”
“哎,真是想不到,那混蛋居然会跑到我们村子里盖别墅,也真是老天有眼,他竟然在岭咀坪盖别墅。别的地方,我还真的没办法带你们悄无声息接近,但那儿可以。知不知道那儿是怎样的地形,那儿是在一个断崖下面的的一块天然空地,他们肯定想不到会有人从山上沿断崖爬下来。”
“有路?”
“有一条秘道,小道。”
“好,江湖规矩,先付你五万,成事后再付你五万。你不会耍什么花样吧?”
“朋友,你这样说是侮辱我。”
“好吧,账号拿来,带路……。”
郑十三果然有秘道,他带着张文武等人,从东头山的西面上山,然后沿一条林中小道翻过一道山梁回到东头山的东面,盲肠藏身的地方就在山下,但是,陡坡下面是断崖,要摸黑下去可不容易。
不过,在郑十三的带领下,大家腰挂安全带,很快便下了断崖,摸到了那房子后面。
軍婚難違 上官緲緲
果如郑十三说的那样,盲肠的人根本没想过会有人摸黑从断崖摸下来,所以,所有的防御都放在村头村尾和海上,所以,张文武他们十分轻松的就从屋后爬到了楼顶上,然后摸进了屋里。
当把房间里的所有人都制住后,张文武觉得奇怪,之前白脸说过,盲肠的藏身地,第一处都有二十人驻守,他自己去哪里也带着二十人,怎么这里只有几个人呢?
不过,他很快就想明白了,这里是盲肠真正的秘密藏身地,只有几名最最心腹的人知道,所以,这里只有几个人。至于其他的人,应该都被条子抓了或放倒了。
“呵呵,盲肠,伤的不轻啊,这样你都没死,真是天没眼。”张文武用力掐了两下盲肠的伤口说。
“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你是怎样…怎样摸进来的?”盲肠惨叫过后说。
“盲肠,说这些有意义吗?还是说说你有什么要求吧,看看我能不能帮你完成。”张文武继续掐盲肠的伤口。
“确实没意义,你最好杀了我,否则,等我脱了困,我会十倍奉还。”盲肠淡淡的说道。
作为一帮之主,盲肠果然有些与众不同,他并不像别的人那样恶言相对,粗言辱骂,没威胁恐吓,也没挣扎,没求饶,竟然十分平静的和张文武说话。
“呵呵,你觉得,我还会给你这个机会吗?”张文武说完,不再和他废话,在他身上插了两支绣花针,让他不能挣扎不能说话。
张文武的脸色很冷,散发着浓浓的暴戾之气,他的眼神所到,人人都不由自主的打寒战,就连火烈鸟候美凤都觉得很压抑。
“你们都该死。”张文武扫视了一眼被控制的人说。
“你不要沾血,我动手吧。”候美凤早想杀人了。
张文武看了她一眼,说:“我不能沾,你也不能沾。“
“但他们该死,我必须杀了他们。”候美凤说。
“不…不要杀我们…求求你…不要杀我们。”有人终于忍不住求饶了。
“你们谁是从3344号货船逃过来的?”张文武说。
“大哥,这里的人全都不是3344船过来的,我们都从来都没参与盲肠的行动,放了我们吧,我们是好人。。”有人嘶声说道。
呵呵,好人?他妈的,他们居然有脸说自己是好人,张文武差点就被他们逗笑了。
“我知道,你们中有两人是从3344过来的,自己站出来吧,不要连累其他人。”张文武杀气越来越浓,所有的人都越来越害怕。
“他们…他们不在这里…他们在船上……。”终于有人说实话了。
“船上?”
“对,在村子东面的海边,有一艘编号的7979的船,那是老板…盲肠出海的退路。”
“很好,我从来都不亏待合作的人的……。”嗤嗤,一串的嗤嗤声过后,张文武笑说,“两个时辰后,你们就可以恢复活动能力,你们就可以自由了。”
张文武在屋里找了一个袋子,把盲肠装进袋里把他当垃圾一样提着往外走。
“为什么不让我杀掉他们。”跟在后面的候美凤气呼呼的道。
“女人家家的,不要动不动就说杀人,杀人是犯法的。他们那么坏,天会收他们的,我敢和你打赌,他们很快就会被天收。”张文武莫测高深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