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一品丹仙 起點-第十八章 隱者牧童展示

一品丹仙
小說推薦一品丹仙一品丹仙
望着眼前高耸的岫云山,钟离英感叹道:“这是我深入百越最远的一次,上回随宋行走南下,也只到了此山以北五十里,只能远远看到山峰一角,如今立于山下,才知此山之雄峻。”
吴升问:“我听说宋行走之死,和逐风有关?你们为何不杀了逐风,替宋行走报仇?”
口是心非的毒舌少女
钟离英摇头:“你听槐花说的?孙兄不可偏听一面之词,槐花心伤太甚,有迁怒之嫌。逐风不是凶手,他妻女为麻衣所迫,也是逼不得已。且他也没有参与动手,只是按照麻衣的交代,将宋行走诱到了傩溪滩。”
吴升道:“有时候,动口比动手还要可恨。”
熊猫文豪天团
钟离英道:“孙兄,不一样的,你如果见到逐风与妻女感情之笃,就不会这么说了啊孙兄。一个家,几乎就此破灭,他也是受害之人。真凶是麻衣!”
吴升默然片刻,点头道:“原来如此。那魏浮沉呢?”
钟离英道:“听逐风说,动手之前,麻衣和魏浮沉分道扬镳了,动手的时候只有麻衣。但其中详情,逐风也说不清,他不是主事之人,而是胁从,很多事情,麻衣和魏浮沉是不会告诉他的。迟早有一天,我要找到魏贼,问清楚其中究竟,如果宋行走的死有魏贼一份,我必亲手剐之!”
吴升给他泼了瓢冷水:“听说魏浮沉修为可高得很,是炼神境高修。钟离兄,须当努力啊。”
钟离英却没有被打击到,而是充满了自信:“我打听过魏浮沉的底细,此獠修行已经到顶,再无前途可言。二十年前,魏贼便是炼神境,当年我才入修行门槛,如今呢?魏贼还是炼神境,且听逐风说,不仅没有进步,且还每况愈下。而我已至炼气巅峰,只差一步就入炼神。孙兄且看,不出五年,我必将之甩在身后!”
雨伯与狗
吴升以前没想过这个问题,如今得钟离英提醒,这么一想,钟离英说的还真有道理,也不禁奇怪,难道魏浮沉的天分真是仅止于此了吗?
岔开这个话题,吴升指着前方官道:“由此向南,就是九真诸部了,九真部很乱,听说常年打来打去,今日你占我一座山,明日我抢你一条谷,后日你灭我满门,再后日,哎,你猜怎么着?我又满血复活了!”
钟离英听得发怔:“那么乱吗?”
吴升肯定道:“就是这么乱!就拿眼前来说,我们即将进入的第三真部,就乱得很。”乱不乱的,吴升不好说,但九真部被芒砀山和筑凤山联手收拾,这一点却是毋庸置疑的,为防后续出现意外,故此给钟离英打个提醒——你说找不到九真部的部民?没事,时机不对而已,过个半年、一年的你再来,就找到了!
正招呼钟离英沿路南下,钟离英却指了指上方:“不去岫云山上看看么?”
吴升不知道冬笋上人有没有做好安排,如果有安排,他们的安排又是什么,所以拦着钟离英:“山上有什么可看的?鸟不拉屎的地方……我们去河边谷地寻找,那才是百越诸部聚集之处,找人打听吴贼下落也方便。”
钟离英道:“我观此山,高于群峰,就算没有人烟,上去看看周遭山势地形也是好的。”说着,当先上山。
吴升只得跟上,心中默念祈告,希望冬笋上人已经布置妥当,或者各位亲友干脆已经迁离此地。
上得峰顶,立刻见到一片开阔地,哪里是没有人烟、鸟不拉屎的模样,分明有屋七八间,木楼、竹亭、柴房、仓廪、田圃一应俱全。
不仅有屋有田,还有四角牛,以及放牛的牧童!
钟离英大喜,瞥了吴升一眼,吴升也看不太懂他目光中饱含的丰富内蕴,只是眼睁睁看着他赶过去询问牧童:“这位童子,不知此处是何人家?”
那牧童在牛背上回答:“此乃岫云隐者之家,我是隐者童子。你们又是何人?”
钟离英道:“我兄弟二人打算去蛮荒,路过贵宝地,想要拜见你家隐者,不知……”
那牧童摇头:“我家隐者下山采药去了,短则三五日、长则一二月方归。”
钟离英失望:“如此,真是不巧啊。”
吴升眯着眼睛看那牧童,心里有数了,上前拉起钟离英就走:“走吧走吧,隐者不在,一个童子哪里知道些什么,咱们抓紧时间赶路……”
钟离英挣脱:“谁说童子不知?有很多事情,其实童子知道得比主人还多,咱们先问问。”
那牧童怒道:“如何看不起人?打听何事,尽管说来!”
钟离英取出一张画像,问:“这位童子,画中之人,你可认得?”
吴升不由乐了,这厮竟然还随身带着自己的画像,这画像不知經過多少人的完善,确实已经和自己的本来面目有七分相似了,如果是个以前见过的旧人,见了这画像多半是能认出自己的,但这几年自己修为连破几个大境,精气神早已不复当年,又常常服用天相丹,相貌已经有所变化,兼且披头散發,想要凭这画像辨认自己,那是难上加难。
牧童仔细盯着画像打量多时,越是打量,钟离英越是心跳加剧,连连催促:“怎样?有印象么?见过否?”
牧童终于摇头道:“我也不知见过还是没见过。”
贤者之孙SS
吴升不悦:“你这童儿说话倒也气人,见过就是见过,没见过就是没见过,什么叫你也不知见过还是没见过?”
牧童不高兴了:“那就当我没见过吧!”勒转牛头就要走。
钟离英忙道:“我这同伴说话直,还请童子莫怪,有話便请直说,我这里……”说着,摸出一把蚁鼻钱来,塞进牧童手里。
牧童这才回心转意:“瞧身形,似乎是见过的,但相貌我也说不好。两个月前我下山游玩时,见有一人向我问路,还送了我一枚灵丹,出手比你大方。因其戴着斗笠,所以看不见真容,但瞧身形,倒是有些像。”
钟离英眼前一亮:“什么灵丹?”
那牧童道:“我家隐者说,是乌参丸,可补真元,一枚足值百钱。”
钟离英忙问:“可知其人去向?”
那牧童问:“你们找他做甚?”
吴升刚要回答,却被钟离英一把拽住,连声道:“朋友,我们是他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