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捱打開始
小說推薦從捱打開始从挨打开始
张赫不知自己是如何回家的。
母亲没有在家,不知去哪里东家长西家短。
望向镜子里的猪头。
一拳下去,镜面四分五裂,碎了一地。
握紧拳头。
虽不知张胜为何非要自己将张俪带到黑云山,但是张赫知道,为了包香香他已是别无选择。
可是……
一想到抓走张俪。
张赫就感觉一阵头痛。
自从认识张俪以来,不但是他,可以说在洪城地界,哪个少年不将其视作梦中情人。
甚至说一句难听的,若不是邓老臭的存在,很多人都想为了张俪去坐牢。
这句话,可不是戏言。
张赫虽然心里只有自己的香香姐,但是对于张俪,也不免会有一些幻想。
只是。
张俪居住在洪城,很少见她离开,又是如何得罪了张胜?
一想到张胜,心里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几步来到供奉祖宗牌位的房间,望向上方写有张胜名字的牌位,若不是担心哪天他心血来潮来家里,真想摔了它。
用火柴点燃香烛,拜过列祖列宗:“父亲,你若是活着,该有多好。”
张赫自从父亲离开之后,始终用鲁莽来掩饰自己的脆弱。
也许只有在父亲的牌位前,才是真正的自己。
看了一眼时间,为时尚早。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不能贸然去张俪家。
不知为什么。
这些年,张赫每一次面对张俪时总有一种紧张。
这种感觉很让人奇怪。
他曾私下问过别人,与他同样情况的有很多,而这里唯独李小白,不但不紧张,还很不要脸。
仗着自己是小白脸,为所欲为。
这也是张胜看不起李小白最主要的原因。
想起李小白,张胜心中恨意更甚。
因为你的女人,香香姐受了这么大的伤害,还有天理吗!
“该死的!”
张赫怒骂一声,望向张俪家的方向,目光闪烁。
……
胡天龙二人并没有离开洪城。
随意的将车停在一户人家的门前。
秦明为胡天龙点上一支烟:“掌门,你说这点小事,老祖怎么会让你来做,我一个人就能将那丫头抓走,我倒要看看邓老臭那混蛋还敢不敢在我们面前装大尾巴狼。”
“你懂什么?”胡天龙吐出一口烟圈,望向一旁:“那个女人是不是那个什么状元的老妈?”
“哦……”
秦明趴在车窗看了看:“还真是,想不到洪城这么小的地方,竟然能有人考上状元!”
“时代变了,考上状元又能怎么样?”
胡天龙不屑的说着,脑子里却都是如何完成任务,将张俪抓回黑云山。
正如秦明刚才所说,只要抓走张俪,邓老臭到时候就得歇菜。
灵气复苏之前。
黑云山在江湖中只是一个苟延残喘的小门派,受尽了六扇门的欺辱。
走了一个庞龙,来了一个邓老臭,也不会有任何变化。
六扇门打压江湖势力,乃是大明的国策,故此,胡天龙只能选择隐忍。
不但是他,就连他的师父也是如此想法。
只可惜,天不从人愿,随着时日越久,黑云山已是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
就在他想着是不是将门派解散,不再受六扇门的鸟气时,天地间突然下了一场雨。
这一场雨后。
整个世界都变了模样。
原本的灵气斑驳不堪,瞬间变得极为适合武者修行。
对于普通人来说,灵气复苏可能是对于身体有了强大的提升,但是对于江湖门派来说,那就是久旱逢甘霖。
黑云山虽然不入流,但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功法却不一般,是一部名为《排云掌》的顶级功法。
这部功法对于灵气的吸收极为苛刻,以曾经的世界,是不可能修炼的。
胡天龙看着自己的掌心,心中暗想,老子修了一辈子排云掌连门都有看到,结果下了一场雨,不但修为大增,此时已是炼成云踪魅影,以及第一式流水行云,若是老祖再指点一二,将更加精进。
到时候,什么六扇门,什么邓老臭?
不够自己一掌之威。
“这个邓老臭比那个庞龙还要让人憎恶,不就是我们黑云山有了老祖,兼并了一些小门小派,至于对我们这样穷追猛打吗?”
秦明唾了一口,不解气的接着骂道:“只是这个狗东西,怎么会有一个天仙似的女儿,要不是老祖让我们将张俪全须全尾的抓回来,真想尝一尝天仙的滋味。”
“你这个LSP可别乱来啊!抓到张俪是为了威胁邓老臭,可不是为了树敌!”
胡天龙骂骂咧咧的看了一眼秦明。
这个LSP的毛病若是不改,到时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秦明嘿嘿一笑,望向厨房里做饭的赵丽:“掌门您知道我是练功出了岔子,若是没有了女人,我会憋死的。”
“滚!”
胡天龙挥了挥手,接着道:“找完倭人娘们,赶紧滚回来!”
“谢谢掌门!谢谢掌门!”
秦明哈着腰打开车门,年轻时练功伤了身体,以至于落下了如今的病根。
没有女人,体内经脉就会暴走,身体随时都会像炸裂的西瓜一样危险。
“洪城是真的穷啊,也不知道这里的倭人娘们怎么样?还是省里的倭人娘们够味。”来到街上,秦明有些失落。
“质量一般,怕是入不了你的法眼。”
秦明抬头一看,却是一个帅小伙笑眯眯的望着自己,不知怎么回事,真想一拳轰在他的脸上。
这小子真特么帅……
“老哥我又不挑食,你可知道青楼怎么走?到时哥哥请你!”
李小白看着眼前的猥琐男,哪有时间去搭理他,不知道小哥已经很久没去……没回家了吗?
“请就不必了,看到那条街了吗?左拐。”
李小白告诉完青楼地址,就要离开,却是被秦明拦下:“帅哥,你是这家的状元?”
停下脚步,李小白望着秦明,这人怎么知道自己是状元之才?
“嗯,我这个实力,当状元还是可以的。”
秦明一惊,这小子也太狂妄了吧?
【恭喜宿主因为言论震惊到秦明。】
【恭喜宿主获得十年修为。】
李小白眨眨眼,可以啊!
秦明一躲,这个小子怎么向自己眨眼?
仔细的打量一番李小白,这小子绝对是自己见过最帅的男人,而且还是一副弱不禁风,随时都能让风刮倒的病秧子。
“你怎么还向我眨眼?你不会是兔爷吧!”
“兔爷?”
李小白整个人的脸都黑了,老子是帅,又特么不是娘。
你才是兔爷。
你全家都是兔爷!
李小白若不是着急回家,早就一嘴巴子扇过去了。
“滚蛋!”骂了一声,一把推开家门,大喊一声:“妈!我回来了!”
“砰!”
“哗啦……”
一阵杂乱声后,赵丽抓着菜刀就冲了出去,惹得秦明又是一躲。
一家子神经病。
“你个小兔崽子,你还知道回来啊!”
妖小希 小說
赵丽一靠近就用菜刀拍了一下李小白的头,惹得李小白胆颤心惊,这老妈还是那么彪悍啊!
妙手仙医
“妈,你吓到宝宝了!”
秦明又又一躲,看向李小白的目光彻底变了。
“你还知道害怕?你要知道害怕就不能到了帝都手机关机,连一个电话都不往家里打!”
赵丽越说越来气,踢开一旁求抱抱的李小,拎着李小白的耳朵就往屋里走。
李小白也不反抗,心知赵丽也就是说一说,发发牢骚。
家里变化不大,若是说真有什么变化。
那就是房间里多了一种名为暴发户的气息。
这茅台……
这包包……
这化妆品……
望着这些,绝不是普通人家能有的。
“老妈,你可是说要把钱给我攒起来娶媳妇,我看你都快花没了吧?”
“哦?”
赵丽的气势明显处于下风,看到李小白一副尽在掌握的恶心嘴脸,赵丽的心一虚:“你这个败家孩子,这些钱都是你孝顺爸妈的,你还不情愿了,你就是一个不孝子!”
赵丽越说越委屈:“我操持这个家容易吗?花点钱还不是让外人高看一眼,省的说我们家攀了高枝。”
“哎!”
李小白叹了口气,老妈看似委屈的抹眼泪,可是以他的修为若是看不出这是来自母爱的演技,那他真是白活了。
“妈,儿子有的是钱,就怕你花不过来。”
李小白坐在赵丽一旁,只见手中像似变了魔术一样,本是略有暗淡的房间轰然一亮。
“妈呀!这是什么?”赵丽整个人都怔住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李小白手中发光的物体。
“哎!卧槽!”本是看戏的胡天龙一头撞在了车顶棚,看着李小白手里的大钻石,这也太大了吧!
“这是儿子孝敬你的钻石,可要收好啊!”
李小白心想,这可是你儿媳妇特意让我带回来的大钻石,果然如同她想的那样,自己老妈整个人都魔怔了。
“好大,好大的钻石……”
赵丽摊开双手,望着那如同婴儿拳头大小的钻石,犹如梦中。
“这是你从哪里来的!我们老李家可是耕读传家,切不可做出违法之事啊!”
赵丽望着一旁的李小白正在撸李小的鸡毛,整个人都快炸了。
这小兔崽子去了一次帝都,怎么会有这样的宝贝:“你不会是出卖自己了吧?”
看着帅气的儿子,她实在想不出李小白能有什么本事弄到这么大的钻石,“你可不能对不起张俪啊!”
“嚯!”
李小白整个人一惊,这老妈怎么知道自己对不起张俪了,难道女人的第六感这么厉害?
“你……你赶紧给人送回去,和那个狐狸精断了联系,否则老娘打死你这个混账东西!”
正所谓知子莫如母,赵丽从李小白震惊的神情下就已经知道了钻石的由来。
此时。
赵丽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可是……这颗钻石真的好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