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
小說推薦長生长生
长生迈步先行,大头紧随其后,由于街道上多有行人,二人便没有急于亮出兵器。
来到门口,只发现先前自马车上下来的几人正在与楼下的日本浪人说话,眼见二人自门外走了进来,一干日本浪人纷纷转头打量。
二人径直走进大堂,大头反手关上了大门。
既然要动手,就没必要废话,在大头关门时长生就动手了,龙威出鞘的同时垫步挥刀,直斩为首日本浪人的三阳魁首。
在二人面无表情的走进大门时,这群日本浪人就已经察觉到了异常,再见大头反手关门,更确定二人来者不善,故此在长生拔刀的瞬间,那为首的日本浪人就有了反应,左手拔刀,急撩格挡。
即便对方及时拔刀,长生也并未变招,因为他有把握砍断对方的兵器,这就是神兵加持所带来的自信,我不知道你用的是什么,我只知道我用的是什么。
短兵相接的瞬间,对方所用的东瀛刀就中断裂。
虽然砍断了对方的兵器,为首的日本浪人却并未大惊失色,而是趁着龙威受力,下劈之势略缓之机侧身避过了长生的当头下劈,与此同时右手下垂,自腰间拔出了一把短刀,反手持握,急斩长生后颈。
在对方出刀的瞬间,长生就知道遇到了对手,因为此人在拔刀的同时使用了灵气,竟是淡紫灵气,居山修为。
这个为首的日本浪人年纪当在四十上下,个子不高,身形偏瘦,虽是被动迎敌,却不见丝毫慌乱,眼神阴鸷,反击凌厉。
与此人一同乘车前来的还有四个日本浪人,眼见头领遇袭,其中三人几乎在同一时间拔刀出鞘,各自移位,抢占有利位置。
夜北 小说
大头的阴阳轮平日里是束在胸腹做护心甲使用的,趁转身关门的机会背对众人,取出双轮卡于双腕,转身的同时便旋身冲出,袭向离自己较近的一个日本浪人。
大头是个侏儒,最为擅长的自然是攻击对手的下盘,眼见他陀螺一般的急旋而至,那日本浪人立刻双手握刀,自下而上大力挥斩。
阴阳轮乃洪荒时期留下的上古神兵,比长生所用的龙威刀还要神异,伴随着一声脆响,对方所用长刀亦被阴阳轮斩断,但此人乃大洞修为,深蓝灵气,虽然兵器被大头斩断,但长刀上蕴含的刚猛灵气还是将大头震的跌撞后退。
此时长生已经与那为首的日本浪人过了数招儿,对方发现他用的是神兵利器,便不再以兵器进行格挡,而是施出了日本人惯用的以攻代守,快速出刀,一味抢攻。
长生自然不会与此人玉石俱焚,只能闪身躲避的同时挥刀反击。
大堂里原本还有两个日本浪人在与娼人饮酒作乐,眼见房中刀光剑影,几个龟奴吓的钻到了桌下,而那几个娼人则被吓的亡魂大冒,惊声尖叫。
女子受到惊吓之后发出尖叫或许是发乎本能,但她们却不知道男人最讨厌的就是女人的尖叫,尤其是在紧要时刻,危急关头,那两个守门的日本浪人此时也已经拔出了兵器,正在急切寻找动手的机会,听得耳畔传来了女子歇斯底里的尖叫,倍感烦躁,同时出刀,将那几个扯着嗓子尖叫的女子尽数砍死。
到得这时,长生已经知道今晚将会是一场硬仗,自己的对手是个精通刀法的紫气高手,而与之同行的四人应该都是蓝气修为,大头以一敌四,怕是很难占到便宜,而且楼上还有数十个日本浪人,楼下的争斗和女子的尖叫已经惊动了他们,用不了多久这群人就会冲下来参战。
在长生与那为首的日本浪人持刀互攻之际,两个日本浪人已经冲向了大头,大头右腿后撤,重心下移,做出了防守姿势,殊不知他此举只是为了蒙蔽对手,待二人气势汹汹的冲近,突然离地而起,跳过二人,挥舞阴阳轮斩向一个没有持拿兵器的肥胖浪人。
那日本浪人异常肥胖,至少也有四五百斤,但此人虽然肥胖却并不笨拙,眼见大头冲自己杀来,立刻原地转身,避过锋芒,转而快速起脚,踢向大头后身。
大头没想到这个胖子会如此灵活,此时想要腾挪躲闪已经来不及了,情急之下只能使出一招儿懒驴打滚儿,勉强避开。
那胖子踢了个空,很是气恼,疾追而上,起脚再踢。
大头躲闪之时寻不到出招儿的角度和机会,此前扶风真人传授给他的仙人跳他也没来得及研习,面对着敌人熊掌一般的大脚,只能接连翻滚,竭力闪避。
长生这边的战况也不乐观,虽然大洞深蓝和居山淡紫只差了一阶,却是天壤之别的一阶,两者之间隔着一道天堑鸿沟,很多练气之人穷其一生也未能晋身紫气,由于对方乃紫气修为,不但招式更加凌厉,而且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反应极为迅速,最主要的是此人浸霪刀法多年,双手持刀,一味抢攻,短时间内很难拿下对方。
国色天香
很多习武之人动手之时喜欢大呼小叫,但日本浪人没有这个习惯,至少眼前这几个日本人没有这个习惯,自始至终都不曾说话,甚至不曾喝问二人来历,只是咬牙出阴招儿,闷声下狠手。
那胖子连踢几脚都被大头躲过,眼见守门儿的两个日本浪人手持兵器,跃跃欲试,大头好生气怒,一时半会儿拿不下这几个硬茬,就拿这两个家伙撒气,一个躺地旋滚来到二人近前,阴阳轮同时挥出,急划二人膝盖,伴随着两声凄厉惨叫,二人同时抱膝倒地。
虽然对手很厉害,长生却并未急躁气恼,他不是吃柿子的老太婆,专挑软的捏,强大的对手更能激起他的血性和斗志。
不能因为自己讨厌日本人就将他们诋毁的一无是处,对他们而言这些日本人都是浪人,而在日本人自己看来他们皆是武士,不管如何称呼,眼前这个日本人的确是个高手,出招儿狠,变招儿快,电光火石之间反应异常迅速,头脑也异常清醒,想要做到这一点除了身经百战,平日里还需要无数次的勤学苦练,所有坚持不懈,勤奋刻苦的人都值得尊重,哪怕对方是自己的敌人,可以不齿他们的品行,却不能小看他们的态度。
日本的武功还有一个很大的特点,那就是毫不花哨,出招只求实用,不求好看,正所谓窥一斑而知全豹,由此也能发现日本人在做其他事情的时候目的也非常明确,而且极度专注。
堂洛德日记
当对手采用了两败俱伤打法儿,神兵利器的优势就不再明显,眼见几个日本浪人正试图对大头形成合围之势,长生便没有与为首的日本浪人腾挪进招,面对着对手刺向自己前胸的短刀,直接挥刀斩向对方的脖颈。
这是如假包换的玉石俱焚打法儿,拼着自己身受重伤也要杀掉对方。
不过事实并非如此,长生压根儿就不想玉石俱焚,他此举有两个目的,一是试探眼前的这个日本浪人究竟能狠到什么程度,二是掩盖自己围魏救赵的目的,实则他的真实目的是趁机掷出龙威,重创正在围攻大头的一个日本浪人。
龙威此时距对方的脖颈已不足一尺,而对方的短刀距自己前胸亦是这个距离,习武之人都知道,在招数用老之时是很难改变攻击的角度和位置的,长生可以确定这个日本浪人出刀的角度只能伤及自己的左肺而不能伤及自己的心脏,而自己这刀若是砍下去,对方势必身首异处。
九寸,七寸,五寸。
直至二人的兵器距离二人要害只有五寸时,二人都没有变招儿自保,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儿。
三寸,这已经超出了正常人躲避的最短距离,但为首的日本浪人仍未变招儿,而且眼神异常平静,既没有紧张惊慌,亦没有阴戾凶狠。
到得这时,长生已经能够确定对方是真狠而非装狠,这家伙不但是个紫气高手,还是个如假包换的亡命之徒。
他想不通对方为什么明知这是一桩一死一伤的赔本儿买卖还要继续坚持,是什么支撑对方宁肯丢掉性命也要重创自己?要知道紫气修为乃是练气之人的终极梦想,一个晋身紫气的高手应该惜命才对,这家伙为什么毫不珍惜自己辛苦得来的灵气修为。
这些疑问只能暂时搁下,因为此时对方的短刀距自己前胸已不过两寸,而自己挥出的龙威也即将错过脱手的最后时机和最佳角度。
电光火石之间,龙威脱手,而长生亦借着龙威脱手所带来的些许引带之力急转侧身。
长生没有理会不远处传来的濒死惨叫,也没有理会左胸传来的疼痛,因为在他等到对方短刀离自己只有两寸时方才急切闪避,就已经知道自己一定会被对方的短刀划伤。
在抛出龙威的同时,长生的左手立刻曲指成爪,反扣对方咽喉。
此举同样有两个目的,一是伤敌,二是确认,如果对方能够从容避开,就说明对方先前是因为猜到他会借助抛出龙威在最后关头得以保全性命而无所顾忌。如果对方没有避开,就说明对方招式已经用老,先前是铁了心的拼着自己战死也要重创于他。
转瞬之间便有了答案,他曲指成爪的左手抓到了对方的咽喉,虽然对方在最后关头仰头急躲,其脖颈仍然被他划出两道森然血口,只差分毫不曾抓断喉管儿。
我儿子是顶流爱豆
长生虽然伤及对手,却是遍体生寒,此人是真的不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