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爲領主的我只想好好種田
小說推薦身爲領主的我只想好好種田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张华!”
李世民率领玄甲军发起突袭,来势汹汹,旨在斩杀张华!
李世民已经可以看到八阶虎卫军组成的圆阵,还有高顺的陷阵营挡在前方,阻挡玄甲军。
出弓没有回头箭,李世民的玄甲军发起攻势,铁蹄铮铮, 无法停下!
“这个功劳是本大爷的!”
裴行俨冲在最前方,手握一对三百斤银锤,气吞山河,当头迎击陷阵营!
“五倍重力场!”
高顺一声大喝,让陷阵营以极限状态,抵挡李世民的玄甲军!
对方是大唐最强的铁骑军团, 陷阵营的四倍重力场都不一定挡得住玄甲军。
所以高顺让陷阵营强行使用五倍重力场!
五倍重力场打开,即使是熟悉了四倍重力场的陷阵营都膝盖微屈,青筋凸起, 似乎有点难以承受五倍重力。
以裴行俨的武力,也感受到自己身上像是扛了五个人,负重而行。
玄甲军的战马速度下降,被陷阵营的五倍重力场影响!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队形缩水的陷阵营在高顺的统领下,长枪排列成密不透风的长枪方阵,以枪林迎战玄甲军的马槊!
“放箭!”
张华从关东带回了几百名诸葛连弩兵。
这些高阶兵种,全部是精兵,在狭窄的街巷,可以起到最大的作用。
陷阵营减缓玄甲军的冲击力, 而九阶诸葛连弩兵,诸葛连弩激射, 五百名诸葛连弩兵,一次爆发, 相当于五千名神臂弓兵一轮齐射!
五千支弩箭正面射来,玄甲军的防御力场都承受不住如此密集的弩箭。
前面几百支弩箭被玄甲军的防御力场挡下,但消耗了前排玄甲军大量真气,防御力场被诸葛连弩的密集弩箭射到溃散, 密集的弩箭又射穿玄甲军的真气具装,将最前排的玄甲军射成刺猬!
前面两三排玄甲军被密集的弩箭箭雨射杀,平均每个玄甲军的玄甲,至少插满了15支以上的弩箭!
玄甲军虽然防御惊人,最前排的玄甲军还是挡不住狂风暴雨般的弩箭打击。
裴行俨双锤挥舞出劲风,护住自己与周围的玄甲军,依然强势向前进攻!
“锤镇八荒!”
裴行俨猛烈挥出一锤,这一锤蕴含裴行俨大量真气,一锤震断陷阵营十几支长枪,然后裴行俨单骑率先冲入敌阵!
嘭嘭嘭!
裴行俨银锤猛挥,砸死一個个陷阵营的士兵。
陷阵营的长枪从四面八方刺来,偶尔还是有长枪刺中裴行俨的铁甲。
但裴行俨不当一回事,他的铁甲厚重,即使是陷阵营,也不容易破防。即便受伤,对裴行俨来说,也不一定是致命伤。
“仲康, 你带一队虎卫,挡住此人。”
张华见高顺的陷阵营挡不住有猛将带领的玄甲军,于是让许褚带着一队虎卫,进入陷阵营的五倍重力场,迎战裴行俨。
“喏!”
许褚瓮声瓮气地应和一声,然后提着虎头大刀,率领八阶虎卫,与玄甲军交战。
如果没有高顺的陷阵营削弱玄甲军的冲击力,许褚的虎卫说不定都会直接被玄甲军冲垮。
陷阵营用命削弱玄甲军,让虎卫有了与玄甲军战斗的可能。
裴行俨正在大杀四方,一道雄伟的身躯挡在裴行俨面前,大刀当头劈落!
裴行俨举着银锤,挡住大刀!
大刀劈在银锤上,溅起银光!
裴行俨身躯一晃,许褚的力道着实不小,让裴行俨这种级别的猛将都被撼动。
“喝!”
裴行俨一只银锤挡住许褚的大刀,另外一只银锤猛地砸向许褚!
这一锤要是砸中许褚,许褚估计都要受伤!
许褚赶紧侧身避开裴行俨的银锤,银锤激起的劲风刮到许褚脸上,刮的许褚脸颊生疼。
许褚明显感受到裴行俨的力道,居然比他还大。
毕竟,裴行俨能够以三百斤银锤为兵器,就已经说明裴行俨的力道之大。
许褚拼命挥舞虎头大刀,爆发出一阵阵巨响,却尽数被裴行俨的铁锤挡下!
而且,裴行俨明显占据上风,两把银锤像是打雷一样震响,力压许褚!
“银锤裴行俨,果然名不虚传,武力可能到了99。”
张华看到武力97的许褚,依然不敌裴行俨,说明裴行俨的武力,很有可能到了99。
裴行俨被许褚奋力挡下,杨妙真挺着梨花枪,出战尉迟敬德。
尉迟敬德还在统帅玄甲军突进,冲散了高顺的陷阵营。
一员女将持枪来战尉迟敬德,尉迟敬德直接一鞭抽打过去!
尉迟敬德已经接连击败折赛花、杨延昭两员武将,此时再战杨妙真,仍然留有余力。
钢鞭破空砸来,力道极大!
梨花枪被钢鞭砸中,枪杆弯曲!
杨妙真露出严肃的表情,对面的尉迟敬德,绝对是一员劲敌!
“千树万树梨花开!”
杨妙真抖擞梨花枪,梨花枪千变万化,枪意化作片片梨花,乱花渐欲迷人眼,在纷飞的花瓣后面,隐藏着杀机!
“一力降十会!”
尉迟敬德暴喝,钢鞭加大力道,不加理会杨妙真千变万化的枪法,而是直接攻击杨妙真的本体!
即使杨妙真的枪法再如何精妙,只要钢鞭砸中杨妙真,那么杨妙真非死即伤。
杨妙真不敢和尉迟敬德硬拼。
尉迟敬德皮粗肉厚,两人以死相拼,那么遭重的必然是杨妙真。
杨妙真只能以变化无穷的梨花枪法,四两拨千斤,试图化解尉迟敬德狂暴的攻击。
这是技巧和力量的对决!
两员猛将来回拼杀,杨妙真咬紧牙关,尽力拖延尉迟敬德。
“杀!”
李世民带来奔袭张华的猛将,不只是裴行俨、尉迟敬德,还有其他唐军猛将。
薛万均、薛万彻兄弟代替尉迟敬德,护着李世民,试图接近张华,然后一举斩杀敌首张华!
薛氏兄弟天生神力,也是初唐猛将,两人趁着许褚、杨妙真两员贴身护卫猛将被牵制,杀穿陷阵营的方阵,来到虎卫营面前,提刀劈砍虎卫营组成的盾墙!
李世民左右开弓,连续射杀十几个陷阵营士卒,又取出一支破甲箭,对准了层层盾墙后面的张华。
李世民的武力不低,尤其擅长箭术,要是被李世民的弓箭射中,那么多数武将都有可能被李世民射杀。
“破!”
薛万均、薛万彻两人提着大刀,以暴躁的刀气粉碎最外面一重铁盾,劈杀铁盾后面的护卫!
两员猛将单骑入阵,大刀翻腾,卷起腥风血雨!
一排排玄甲军猛烈撞击八阶虎卫营,爆发剧烈的撞击声,马槊贯穿铁盾,连人带盾扎穿!
九阶兵种玄甲军千里挑一,装备精良,冲击虎卫营,八阶的虎卫营也无法抵挡!
一员握着方天画戟的猛将拦在前方,突入了虎卫营方阵的薛万均、薛万彻内心一惊。
他们还以为是吕布,果真如此的话,那么薛万均、薛万彻的斩首行动,必然会失败。
但二人定神细视,却是吕布之女吕玲绮。
“为兄拖住她,你去杀张华!他的部将多数在鏖战,无暇来援,完全有可能成功斩首!”
“好!”
薛万均、薛万彻兄弟直接狂暴,粗壮的手臂布满青筋,虎背熊腰的身躯壮大一圈,根根长发倒竖,兄弟携手陷阵!
鬼醫王妃 小說
薛万彻此前被吕布一戟击飞,主要是出于不备,狂暴后的薛万彻,气息暴涨,无疑是一员猛将!
薛万均与薛万彻的武力值一模一样,力战吕玲绮,让其弟薛万彻单骑去取张华的首级!
“保护主公!”
一排排虎卫挡在张华身前,试图阻挡奋勇骑突的薛万彻!
玄甲军顺着薛万均、薛万彻兄弟打开的缺口,突入其中,搅乱虎卫营的方阵!
轰!
薛万彻一刀劈到虎卫的第二道盾墙上,凌厉的刀气斩裂一面面盾牌!
在盾牌碎裂的瞬间,距离张华不到百步的李世民,瞥见被虎卫营保护在中间的张华,眼神迸发神采:“胜负已分!”
刹那间,李世民手中的破甲箭射出,化作流光,穿过小半个战场,径直射向张华!
李世民等待这个时机已久!
李世民亲自陷阵,并非意味着李世民撕开缺口,而是利用出神入化的箭术,在前方猛将冲散对方的阵型后,射杀敌将!
李世民蓄谋已久,薛万彻劈开盾墙,让李世民有机可趁!
“得手了吗?!”
裴行俨、尉迟敬德、薛万均、薛万彻等唐军猛将以及玄甲军,无不精神紧绷。
铛!
张华的瞳孔收缩,一把削铁如泥的环首刀挡在张华面前,李世民射出的弓箭被这把利刃从中间削成两半,向两边分开!
“李世民,我可不是窦建德。”
张华神情冷峻,与李世民大战,张华始终绷着一根弦,五胡乱华时期,赫连勃勃大王令汉人铁匠打造的极品环首刀——大夏龙雀,救了张华一命。
李世民一箭不成,又弯弓搭箭。
但张华一挥手,在暗中护卫张华的锦衣卫、夜不收小队出现在两侧的屋瓦上,手持诸葛连弩,对准了李世民。
锦衣卫指挥使朱骥、夜不收指挥使张大川,这两个建立情报司的元老大臣,在李世民进军关中时,也快马加鞭,返回关中。
张华除了明面上的虎卫营,暗地里还有一队锦衣卫、夜不收,锦衣夜行,于暗中保护张华。
此时这支暗地里的力量,围魏救赵,攻击李世民,以救张华!
“放箭!”
朱骥、张大川这两个明朝将领也不顾对方是唐太宗李世民,下了死手!
诸葛连弩激射,箭雨像是蝗虫一样飞向李世民!
李世民不及拔剑,只能挥舞大弓,将长弓当做是近战兵器,抵挡诸葛连弩激射的箭雨!
“陛下!”
尉迟敬德、薛万均等对李世民忠心耿耿的猛将此时都着急了,甚至歇斯底里。
李世民亲自进行斩首行动虽然鼓舞士气,但也存在巨大的风险,那就是李世民有可能会战死,反而影响士气!
尉迟敬德在察觉到瓦檐上的锦衣卫、夜不收的气息时,一鞭震开杨妙真的梨花枪,强行来到李世民身边,两条钢鞭挥舞如狂风,为李世民挡住来自其中一面的箭雨!
但锦衣卫、夜不收装备的诸葛连弩,短时间内的爆发杀伤力极强,数以百计的弩箭覆盖李世民,乱箭之下,李世民中了至少七、八支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