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小說推薦老祖宗她是真的狂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楚帝不止一眼瞥向自己的忠直之臣宋相,心里暗戳戳的想这家伙今儿的火气有些大,难道是人到中年,欲求不满,火没处撒?
宋致远:本官老娘都快大限将至了,没法笑呵呵。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众百官一吁,总算熬到下朝了。
又是被宋相吊打磋磨的一天,刀子嘴越发的锋利,无福消受。
楚帝点了宋致远伴驾,也没在养心殿议事,而是到了御花园散步。
宋致远道:“皇上是要臣伴您赏花?”
楚帝眉梢一挑,故作轻佻地道:“怎么,允之不愿与朕共享这大好春光?”
宋致远的手臂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看向他,一副白日见鬼的表情。
他们不是那个关系,别整这一套。
我老婆是学生会长
楚帝:“……”
賭石師 小說
有些无趣。
“莫不是姨母的身体又不见好了?”楚帝问。
身边的人,属实是个大孝子,如今他算是功成名就,家族也稳打稳扎的欣欣发展,让他愁的大概就是宋慈的身体状况吧。
宋致远听到这问,背着手,叹了一口气,答非所问地道:“皇上若看好曾广从,今年末把他提到上相位吧。”
楚帝脚步一顿,撇头看向他,似是想从他脸上看出这话到底是真心还是试探。
可是,他却只看到了无奈的悲意。
宋致远不是在试探说笑,而是在打算。
总裁的蜜宠佳人
“太医院那边也没有传来什么不好的消息,你怎么?”楚帝眉心拢起。
若不是宋慈的身体真的到了极限,他也不会说这样的话吧,到底不太吉利。
江湖策划师
宋致远有些怅然,道:“身子一日是不如一日,还有,母子连心。”
自从宋慈昏迷,年年如此,他都有心理准备了,只是看她还能挺过来,就总想着,或许还会好起来。
但昨晚做的那个梦,再到上朝前看到她的那一刹那,他心里就有了种不安。
宋慈若仙逝,
他必然得丁忧,如今拜相的只有他,总不能等他丁忧,二相的位置都空着。
父母仙逝守孝三年,这几年,朝野不可能因他丁忧而停着运转。
所以,他情愿提早提醒楚帝。
另一方面,自己丁忧三年,但同朝为官的宋令杰只需一年,他脱孝起复,就得谋个外放的缺去攒资历了,这些都得提前部署的。
德 魯
楚帝沉默了,道:“提相位也不急,真到那个时候再说。”
“皇上,曾广从也是忠心耿耿,如今更是太子侧妃的母族,提他上来,也只会更忠心。左相位置,总不能一直空悬,也于朝野平衡不利。”
楚帝看他苦口婆心的劝诫,轻嗤:“你倒是大公无私。”
宋致远义正言辞:“皇上不可任性。”
楚帝:“……”
这话他不想听。
宋致远念着回家去陪宋慈用午膳,陪了一会驾,就请旨出宫了。
楚帝看他脚步匆匆的,叹道:“看来宋太夫人的身体,怕是真到强弩之末了。”
周公公眼中也有些怜惜,他对宋慈的观感很好,听到这话,自然心里难受,便道:“宋太夫人大善,只盼着上天对她老人家多几分垂怜才好。”
至少,不是病痛加身的走,那太苦了。